作者:霸子(台湾影评人)

《1917》是由山姆曼德斯执导的战争剧情片,启发自山姆曼德斯从祖父口中所听到的真实故事。正如片名《1917》,故事发生在以一战为背景的1917年,德军在法国发起「阿尔贝里希行动」后撤回兴登堡防线,此时英军却获得情报指出这只是德军的战术性撤退,然而由于壕沟内的通讯系统遭到中断,两位年轻的英国士兵Schofield(George MacKay饰演)及Blake(Dean-Charles Chapman饰演)临危受命,踏上前往前线的旅程,以阻止1600名英军发起一场势必挫败的进攻行动。

先不论片中的剧情或是任何角色,《1917》光是靠着高超到不可思议的技术成就便已经能与其他众多战争电影高下立判。本片由两年前刚以《银翼杀手2049》拿下奥斯卡最佳摄影奖的传奇摄影师Roger Deakins掌镜,他与山姆曼德斯在过去便有《007:空降危机》、《真爱旅程》 、《非法正义》等不少相当成功又令人印象深刻的合作作品,然而他这次在《1917》中所展现的摄影技巧只能说完全是另一个档次。

就如同2014年的《鸟人》,《1917》也是一部拥有大量「一镜到底」的电影,其实说「大量」可能不够精确,因为整部电影仅是由两段大约一小时的超长镜头所组成!想当然这种规模的电影不可能一开镜几个小时就杀青,其中不免有许多细微的剪接点,然而所呈现出来的效果令人震撼又相当具有说服力。

但千万别误会,《1917》并不是一部只以夸张摄影作为炫耀卖点的匠气电影,一镜到底手法在电影中所扮演的角色其实远超过技术层面的展现。作为一部战争史诗的《1917》不论是规模或题材在战争片中都算是「小」了许多,论规模方面,本片并没有太多可歌可泣的战争场景,壮阔程度远不如《抢救雷恩大兵》等经典战争史诗。在题材方面,本片也仅仅从两位士兵的视角出发,故事交代他们从被交付任务到完成使命,其中也没有太多剧情转折,然而全片所展现出的气势与情感却丝毫不打折扣。

《1917》之所以能够将这个单纯的故事发挥得如此有效,某种程度上还是要归功于一镜到底。片中疯狂的长镜头不只是导演调度与摄影技巧的完美结合,更完完全全是一种极为有效的叙事手法,毕竟还有什么方式能够比紧跟在两位士兵身边更能展现战争的无情与生命的无常?从不间断的画面中我们跟随着这两位小人物深入险境,而他们的每个决定都左右着接下来几分钟的结果,整部电影环环相扣、一气呵成,几乎没有太多能让人喘气的空间,可以说是优秀剧本与高超技术相辅相成的最高境界。

除了两位士兵之外,《1917》还有包含Colin Firth、Andrew Scott、Mark Strong及Benedict Cumberbatch等辨识度极高的坚强配角阵容,然而如此非传统的叙事方式让他们在银幕上的时间并不长,大多都如过客般在两位角色的身边稍踪即逝。《1917》的镜头始终聚焦在两位主角身上,我们没有在画面上看到英军将军们的运筹帷幄或是德军在背后盘算战略,观众所得知的资讯并不比两位主角多,因此更能感受到与他们相同的未知与恐惧。

虽然《1917》是一部战争题材电影,但在如此特别的叙事手法下又展现出同类型电影相当少见的惊悚张力,某些桥段甚至比许多恐怖电影更加令人不安,充满了危机四伏的紧绷气氛,而摄影师Roger Deakins也不吝展现他最擅长的华丽光影变化,其中有一段夜间场景只能用目眩神迷形容,为写实战争题材的《1917》增添了神秘、诡谲又超现实的魅力,风格上非常大胆前卫。

而无剪辑的长镜头所拥有的另一个特点便在于「真实时间」,也就是银幕上所消逝的时间等同于片中角色们的感受,正因为如此,Schofield及Blake的旅途上也少不了闲话家常,而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对话正是让观众了解他们背景与个性的关键,进而能为他们产生共鸣与怜悯,并以轻描淡写却又微言大意的方式传达出全片的反战思想。

以大量一镜到底构成的《1917》自然会让人与《鸟人》相比,而战争史诗题材也不免令人想起前几年的《敦克尔克大行动》,然而《1917》的技术层面并不只是为了彰显拍摄的「难度」,更是为了故事的本质服务,算是相当难得一见的大胆尝试,而《1917》在演出、配乐、场景设计等也都是无庸质疑的超高水准,并处处充满了人性的光辉以及对于战争的省思,堪称是一部将艺术价值发挥得淋漓尽致又能深深打动人心的战争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