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介绍:

《美女与野兽》是一部于1946年10月29日上映的剧情类影片,该片由让·谷克多执导,让·马莱,朱赛特·黛,Mila Parély,Nane Germon,米歇尔·奥克莱尔主演。
该片讲述了商人误摘野兽的玫瑰花需要偿命,贝尔代替父亲来到城堡,与野兽相爱,最终发现野兽是王子的故事。

英文简介:

A beautiful young woman takes her father’s place as the prisoner of a mysterious beast, who wishes to marry her.

谷歌翻译,仅供参考


一位美丽的年轻女子把她父亲的位置当作一个神秘的野兽的俘虏,她想娶她为妻。

媒体评价:

《美女与野兽》是一部杰出的魔幻片,在造型艺术、在灯光使用和意境营造上都十分高超。在没有电脑特技的1940年代,让·谷克制作出镜子的特效实在是让人称奇。电影拍摄得十分绚丽多姿。在某种意义上,《美女与野兽》不仅是一部电影,而是一件完美无瑕的艺术品,它体现的是让·谷克多独特的艺术表现力(时光网评)。

谷克多在《美女与野兽》中尝试了对神话寓言进行改编,他将个人诉求融入进电影的神话文本中,使其在广义的心理驱动下呈现表达的深度。该片中,内在与外在、美丽与丑陋的界线十分模糊,导演在诗意表象下延展出深层恐惧,在呈现童话的善恶的同时还对孤独进行深入探讨。影片里面哥特式的城堡华丽阴森,弥漫着倾颓的荒凉诗意,暗合着野兽内心的空虚寂寞,阴影的拉长和无源光线都是表现主义的呈现,这些都着重强调人物内心的塑造。在表现女主角贝尔的父亲误入城堡时的场景:影片用了大量的景深镜头,以父亲的视点展现的这一场景,颇具惊悚效果,观众跟随贝尔父亲经历了一场探索与冒险。“城堡”,实则是野兽内心世界的隐喻。贝尔父亲的探险,对野兽来说是一个“显现”的过程,象征有人将走进一个黑暗孤独荒芜的内心。但当贝尔进入城堡时,所有的蜡烛都亮着,门自内而开,这是一个静候、等待,敞开心扉的象征。后面谷克多用了大量的慢镜头来表现贝尔走近这个过程,使观众能够更细腻地捕捉到人物的情绪。而镜头跟随贝尔观察城堡时,影片依然用景深镜头来展示,用于呈现贝尔的好奇与野兽的期待。导演用独特的影像呈现了男女在初相识暧昧状态下的你来我往,颇具意味。而当野兽与美女面对面交流之后,用景深体现人物心理的表现即被谷克多所舍弃,没有多余的景别,只有明暗的对比。童话改编的电影《美女与野兽》本身就是以歌剧方式呈现,在表现人物时电影也多是用中近景来呈现人物面部表情和情绪(《电影评介》评)。

影史钩沉:

  • 让·马莱的脸、手和身体其他没有藏在服装里的身体部位,全都覆盖着动物的毛发。一旦再把道具尖牙戴上,就不能再移除,所以他在拍摄的时候什么都不能吃。他还曾建议导演让·谷克多给他配一个与童话中一模一样的牡鹿头,后来因大家觉得这个肯定会沦为观众的笑柄,最后没有采用。
  • [美女与野兽]拍摄期间,让·谷克多生了场重病,不得不入院治疗。当谷克多出院,重返片场执导最后的杀青戏时,剧组人员已走了一半。谷克多花了几周的时间,才将分散的剧组成员聚集起来,完成电影的最后部分。但是,女主角朱赛特·黛实在无法回归,只能找替身完成剩余戏份。 ​​​​

(《看电影》杂志)

图书摘录:

本文隐藏内容 登陆 后才可以浏览
卡通版略有不同: 美女的父亲在一处似乎荒芜的古堡采摘了一朵玫瑰花,被古堡主人野兽“判处死刑”。他回去向女儿告别,女儿自告奋勇前去当父亲的替身受死,但野兽爱上了她。可惜美女早已跟一位俊美王子产生恋情,这王子和野兽是同个演员扮演,最后王子因妒忌变成野兽,而原来的野兽则因爱情变回了王子,并跟美女终成眷属。影片营造出梦幻般的美丽意境,巧妙地综合了童话与真实。编导考克多于1950年撰写了细述拍片过程的回忆录。(周黎明《西片碟中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