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曾经在博客里说:我不能像马雅可夫斯基那样(老夫记不清了),但我像马雅可夫斯基那样在三十岁生日那天剃了光头。
而《穿裤子的云》,我记得有个小典故:马雅可夫斯基在车厢里构思诗歌,忽略了坐在对面的陌生姑娘,那姑娘以为马雅可夫斯基盯着她看。发觉到这一点之后,马雅可夫斯基赶紧向姑娘声明:

“我不是男人,我是穿裤子的云。”。

歌曲:李志《青春》

伤花怒放:我的青春是一朵花,开在没有绿草的坟墓上
《一百零八个关键词》版本的《青春》绝对震撼!(梦千寻写于2013 年)

电影:孟京辉《像鸡毛一样飞》


欧阳云飞在养鸡场的大火旁读诗,读的是什么诗呢?《穿裤子的云》。

诗歌:马雅科夫斯基《穿裤子的云》

你为什么叫我诗人

我不是诗人

我不过是个哭泣的孩子

你看

我只有撒向沉默的眼泪

你为什么叫我诗人

我的忧愁便是众人不幸的忧愁

我曾有过微不足道的欢乐

如此微不足道

如果把它们告诉你

我会羞愧得脸红

今天我想到了死亡

我想去死

只是因为我疲倦了

只是因为大教堂的玻璃窗上

天使们的画像让我出于爱和悲而颤抖

只是因为

而今我温顺得象一面镜子

象一面不幸而忧伤的镜子

你看

我并不是一个诗人

我只是一个想去寻死的忧愁的孩子

你不要因为我的忧愁而惊奇

你也不要问我

我只会对你说些如此徒劳无益的话

如此徒劳无益

以至于我真的就像

快要死去一样大哭一场

我的眼泪

就像你祈祷时的念珠一样忧伤

可我不是一个诗人

我只是一个温顺

沉思默想的孩子

我爱每一样东西的普普通通的生命

我看见激情渐渐地消逝

为了那些离我们而去的东西

可你耻笑我

你不理解我

我想

我是个病人

我确确实实是个病人

我每天都会死去一点

我可以看到

就象那些东西

我不是一个诗人

我知道

要想被人叫做诗人

应当过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生活

天空 在烟雾中

被遗忘的蓝色的天空

仿佛衣衫褴褛的逃亡者般的乌云

我都把它们拿来渲染这最后的爱情

这爱情鲜艳夺目

就像痨病患者脸上的红晕

你们的思想

幻灭在揉得软绵绵的脑海中

如同躺在油污睡椅上的肥胖的仆从

我将戏弄它

使它撞击我血淋淋的心脏的碎片

莽撞而又辛辣的我

将要尽情地把它戏弄

我的灵魂中没有一茎白发

它里面也没有老人的温情和憔悴

我以喉咙的力量撼动了世界

走上前来——我奇伟英俊

我才二十二岁

粗鲁的人在定音鼓上敲打爱情

温情的人

演奏爱情用小提琴

你们都不能像我一样把自己翻过来

使我整个身体变成两片嘴唇

来见识见识我吧——

来自客厅的穿洋纱衣裳的

天使队伍中端庄有礼的贵妇人

像女厨师翻动着烹调手册的书页,

你安详地翻动着你的嘴唇

假如你们愿意——

我可以变成由于肉欲而发狂的人

变换着自己的情调

像天空时晴时阴

假如你们愿意——

我可以变成无可指摘的温情的人

不是男人

而是穿裤子的云

我不信

会有一个花草芳菲的尼斯

我又要来歌颂

像医院似的让人睡坏的男人

像格言似的被人用滥的女人

图书扫描

#旧书重读# 文字内容:英俊潇洒、气度不凡的青年诗人马雅可夫斯基,曾经是不少女孩子崇拜的偶像。 ​​​​
扫描的是什么书?不告诉你。

背景图片

《像鸡毛一样飞》剧照,夏加尔的《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