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极具颠覆性质的社会生活寓言
一幕以死亡为主题的黑色喜剧
一部具有社会警示作用的电影,兼具强烈的世纪末情绪和浓厚的无政府主义色彩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社会问题片的代表作之一
另类电影的巅峰之作

基本介绍:

《搏击俱乐部》是20世纪福斯电影公司于1999年发行的一部悬疑惊悚片,电影改编自恰克·帕拉尼克的同名小说,由大卫·芬奇执导,布拉德·皮特、爱德华·诺顿、海伦娜·伯翰·卡特等主演。
该片讲述了生活苦闷的泰勒为了找寻刺激与好友杰克组成“搏击俱乐部”,在那里他们可以把一切不快的情绪宣泄,借着自由搏击获得片刻快感的故事。

获奖记录:

·第7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音效剪辑(提名)
·第9届MTV电影奖最佳打斗场面(提名)

英文简介:

An insomniac office worker and a devil-may-care soapmaker form an underground fight club that evolves into something much, much more.

谷歌翻译,仅供参考


一个失眠症办公室工作人员和一个魔鬼可能会关心肥皂剧制作人形成一个地下搏击俱乐部,演变成更多,更多的东西。

电影故事:

杰克是一个充满中年危机意识的人,他非常憎恨自己的生活和周围一切,再加上患有严重的失眠症,他常常只为了接触人群而参加各种病人联谊会。一次,杰克遇见了一个跟他同样理由来参加联谊会的神秘女人玛拉。在一场街头大战中,杰克又认识了肥皂商泰勒,两人很快成了好友,并开始创建“搏击俱乐部”:一个旨在宣泄暴力,让彼此不戴护具而互殴的秘密团体。某夜,泰勒在杰克的公寓中和玛拉上床了,这让杰克非常忌妒。同时“搏击俱乐部”也成了全国性的地下大组织,所有成员都将泰勒视为教父。他们发起全国性的暴动,到处炸毁建

本文隐藏内容 登陆 后才可以浏览

权威点评:

本片演绎手法十分新颖诡秘,CG(电脑绘画)镜头、忽然插入单格画面……将传统时空因果次序彻底倒转。片中“搏击俱乐部”愤世嫉俗、以暴抑暴的理念,讲求于痛苦和暴力中张扬心灵自由的主张,无不渗透出都市人共有的复杂的现实心理的异变。影片运用的手法前卫甚至晦涩,其象征性元素也大胆而丰富,但因其所诉说的精神主题是生活在钢筋丛林中的人们所熟悉甚至是潜意识中渴望的,所以即使叙事手法上先锋跳跃,也不会对观众造成太大的解读障碍,充其量是一种情理反差后的恍然大悟。这也许是凌厉影像和荒诞情节之外更难把握的艺术层次,这也是该片最成功的

本文隐藏内容 登陆 后才可以浏览

幕后花絮:

  • 导演大卫·芬奇为该片拍了超过1500卷胶片,比正常数量的三倍还多。
  • 布拉德·皮特的角色最初是打算念一个真正的自制爆炸物配方,出于对公众安全的考虑,电影制作人把这个配方换成了一个虚构的不能用的配方。
  • 虽然爱德华·诺顿在1998年的电影《赌王之王》里拒绝吸烟,但在这部电影中,他确实真的抽烟了。
  • 摄制组在一个城区住宅的外景地拍摄时,楼上的一个男住户忍受不了拍摄的吵闹,扔了一个40盎司的啤酒瓶下来,瓶子虽然打中了摄影导演杰夫.柯林威斯,倒是没真正伤到他,这住户随后被逮捕拘留了。
  • 在拍摄布拉德·皮特和爱德华·诺顿醉醺醺地打高尔夫的场景中,他们真的喝醉了,于是高尔夫球被打得直接飞向了剧组的给养车。
  • 在影片预先设想中,布拉德·皮特和爱德华·诺顿激动地发现他们都讨厌新款的甲壳虫汽车,于是在电影里,观众能看见他们用棒球棒敲一辆新款甲壳虫的场面。
  • 电影里一桩故意破坏的行为是毁坏苹果的麦金塔什电脑,这个破坏画面出现在电影的第84分钟。
  • 布拉德·皮特和爱德华·诺顿第一次打斗的那辆棕色旅行车,是导演在1997年拍《心理游戏》时詹姆斯·里贝罗开车送迈克尔.道格拉斯去海岸无线电台的同一辆车。这车的挡风玻璃上还贴着CRS的标志。
  • 片中的三个侦探的名字分别叫侦探安德鲁、侦探凯文和侦探沃克。安德鲁·凯文·沃克其实是该片导演大卫·芬奇1995年拍摄的电影《七宗罪》的作者。
  • 当泰勒在机场跳进一个红色的敞篷车时,可以听见一个男的叫到“嘿,那是我的车!”。
  • 在泰勒的房子里,有本电影杂志的封面女郎是德鲁·巴里摩尔,她是爱德华·诺顿的好朋友。
  • 布拉德·皮特和海伦娜的床戏大多数是电脑合成的。
  • 布拉德·皮特和爱德华·诺顿在拍摄期间真的学会了如何制造肥皂。

幕后制作:

拍摄手法
在拍摄《搏击俱乐部》的时候,导演大卫·芬奇借助了拍摄MTV的手法,将全片的故事结构设计得很复杂,从头至尾使用的画外音,以“我”的第一人称叙述者来讲故事。这种方式能够在影片中途随时打断讲述,即兴地插入其他内容,这就使得导演能够跳出既定情节,离题发挥自己想要表达的其他任何内容 [7] 。
角色选择
起先饰演女主角玛拉的女演员并不是海伦娜·伯翰·卡特,而是瑞茜·威瑟斯彭。后来导演大卫·芬觉得瑞茜·威瑟斯彭太年轻了,而威瑟斯彭也说这电影太黑暗了。因此玛拉角色的才改由海伦娜·伯翰·卡特来饰演。此外柯特·拉夫和薇诺娜·赖德也被考虑过来扮演玛拉这个角色。

媒体评价:

黑色幽默的风格:
影片挖掘愤青内心的不安全感,并赋予其黑色幽默的风格。《搏击俱乐部》可以说是一出黑色喜剧,片中以死亡为主题的幽默随处可见(宝安日报评)。

这部具有强烈大卫·芬奇色彩、以死亡为主题的黑色喜剧一反好莱坞商业片模式,映像狂放,手法天马行空,情景怪诞核突,可谓一部视觉杰作(搜狐网评) 。

独特的电影叙事:
《搏击俱乐部》的故事不见得比《心理游戏》和《返老还童》精彩,但是大卫·芬奇将隐藏在电影中的说教变成了赤裸裸的反抗,特别是电影的主角有典型的人格分裂,这样就使电影看上去一方面向社会问题开炮,一方面对个人内心刺探,仿佛在精神层面陡然高大起来(宋焘评) 。

大卫·芬奇用魔术之手构筑出了这部“心理武打片”,杰克是失眠症患者,他找到一种方式治疗自己,就是恶作剧式的参加各种疗伤团体,向陌生人倾述,痛哭一场后大睡一觉。倾述和忏悔属于自揭伤疤,是用一种伤透自己的方式求得心理安慰,而只向陌生人倾述则说明骨子还是在保护自己。他嘴上虚构自己有睾丸癌参加疗伤讨论,内心的另一个人格泰勒在镜头里也开始闪现。泰勒则是代表了一种真正用破坏甚至是自我伤害来证明自己、解决问题的力量。正是利用泰勒,这个在电影中已经是虚构的人物,《搏击俱乐部》才那么的锐利,那么的离经叛道。(宋焘评) 。

《搏击俱乐部》是一部色调暗、进度快的电影,观众在看的时候没有多少时间细想,但与其他同类影片不同的是,大卫·芬奇的每个快速的镜头切换除了可以不让观众觉得乏味,还有其独特的作用。整个片子最惊心动魄的事情并不是电影在讲什么,而是大卫·芬奇如何把观众推进讲述者“我”的脑海中,迫使观众不由自主地身临其境地逼真感受“我”的感觉。这也为电影界讲故事的方法提供了另外一种可能性(电影网评) 。

具有社会警示作用:
《搏击俱乐部》是一部运动片的风格的电影,扣人心弦的故事主线以及有力的社会警示作用都可以媲美90年代的电影《发条橘子》。《搏击俱乐部》不仅给人印象很深,还引发了人们的思索。与很多恐怖片不同的是它留给观众大量的问题去回想和争论。《搏击俱乐部》所展示的发人深省的、多层次的故事给人们提供了足够多的讨论素材。(新浪网评) 。

《搏击俱乐部》的确是一部暴力的电影。有的情节表现得十分的残忍,以至于一些观众会扭头不看,比如一个人从他的嘴里把自己松动了的牙齿拔了出来。当然,所有这些血腥的镜头都是为了揭示影片的主旨:人天性残忍,而每日苦差麻木了人心,引发狂性,结果产生难料的后果。搏击俱乐部的成员们都是现代社会使人失掉人性和感觉的牺牲品。他们已经变成了轮子上的嵌齿,他们恢复个性观念的唯一方法就是返回到最原始、最野蛮的痛苦和暴力的本能中(新浪网评)

电影冷知识:

大卫·芬奇曾说[搏击俱乐部]中每一个镜头都要有一个星巴克的杯子,而事实上也确实有大多数的镜头里出现了星巴克的杯子。他解释道,1984年刚搬来洛杉矶的时候,因找不到一杯好咖啡来拯救生活,直到遇到了星巴克,所以想尽可能多的在电影里放上星巴

本文隐藏内容 登陆 后才可以浏览

图书摘录:

男主角原是白领嬉皮,担任某汽车公司的车祸调查员,过着中产独身生活。但他不安于此,不断参加各式绝症顽疾人的互助会,在别人的痛苦中谋取宽慰。自结识另一主角后,两人组成了以拳击殴斗为乐的地下“搏击会”,同时他俩跟同一美女发生了奇情三角恋。

本文隐藏内容 登陆 后才可以浏览
演映像狂放,手法天马行空,情景怪诞核突。其不合正常尺度、标奇立异的魔性刚开始时让人难以捉摸。影片挖掘愤青内心的不安全感,并赋予其黑色幽默和辛辣的风格。(周黎明《西片碟中碟》)

《搏击俱乐部》经典台词:

《搏击俱乐部》经典台词

《搏击俱乐部》片尾曲:

《搏击俱乐部》片尾曲Where Is My Mi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