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处:Lisa的影评快递
作者:台湾影评人Lisa

这是一出充满黑色幽默的警世剧,也是一部疑云满布的推理片,剧情错综复杂、真相看似早已呼之欲出,却又百转千折。所以我是一边观看,一边推理,一边为之莞尔,一边大呼过瘾,同时也不意外《锋回路转》能成为叫好又叫座的电影。

演出的卡司绝对是一字排开的星光熠熠,透过雷恩•强生(Rian Johnson) 刻意将所有角色特性鲜明化,让诡异的剧情不疾不徐的铺陈,再加上明快俐落的节奏与机智风趣的对白,带出这个华丽家族成员之间的各怀鬼胎,为了争夺遗产不惜针锋相对,成为在影片中若隐若现的刀光剑影。

曾执导《星际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的强生,他「十年磨一剑」的写出剧本,虽是老派的「Whodunit」(谁干的)推理类型,也向英国推理小说家阿嘉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致敬,在既定的推理剧的形式里,运用黑色喜剧的元素,让戏里戏外的所有人一起烧脑,在大萤幕前展开了一场「斗智的星际大战」。

故事讲述知名犯罪小说作家哈兰•特罗姆布雷(Christopher Plummer 饰)在庆祝85岁大寿后,被发现死于自己的卧室,名侦探白朗(Daniel Craig 饰)与警方饰)对家族成员一一展开调查,解决这场错综复杂的谋杀疑云,到底是自杀? 或是他杀? 案情疑点重重,陷入胶着状态,每一个人都涉有犯案的嫌疑,怀有杀人行凶的动机。更从遗产的分配看见这个家庭的问题,亲子与兄弟姐妹间的隔阂。因此在这栋华丽的宅第内,亲情,早已被金钱与利益,稀释成家人之间的剑拔弩张。

通常推理剧与黑色喜剧都有其既定公式,就好比在「义大利即兴喜剧」(Commedia dell’arte) 是以喜剧为基础的即兴剧场,并且安排的固定角色,有些剧情还带来警世的性质。譬如像中世纪的即兴喜剧,就代表着一种游离于贵族与平民两者之间的一种风格,如但丁(Dante Alighieri) 的《神曲》(Divina Commedia) 就是最经典的例子,这样的精神也延续到了18世纪的波马榭(Pierre-Augustin Caron de Beaumarchais),达•彭特(Lorenzo Da Ponte) 与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还联手用他的剧本写出了《费加洛婚礼》 (Le Nozze di Figaro)。到了19世纪,罗西尼也接下了这把「圣火」,写出了《塞维里亚的理发师》(Le Barbier de Séville)。

更绝的是,这部电影在罗姆布雷家族(Thrombrey) 这群儿孙辈觊觎哈兰的家产同时,无所不用其极的明争暗斗,活像是普契尼三部剧(Il trittico)的最后一出,《强尼•史基基》(Gianni Schicchi)的剧情的翻版,《神曲》的隐喻式的多层次形象描绘,揉合个人主义的幽微内省,明嘲暗讽的宣告那亘古不变的道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剧中的女主角玛塔(Ana De Armas 饰),为哈兰所聘用的外籍护士,这个「外人」却是唯一在这栋豪宅里唯一真诚善良的角色,正因为她的别无所求,深得哈蓝的信任,相较于对自己子女的见利忘义,感到失望透顶,同时也感激玛塔在自己的晚年带给他最多的温暖,因此不但将自己的财产全数送给了码塔,更用自己的性命保护玛塔,在生命的最后倒数,仍计划周详的教她逃跑,使她免于杀人的

本文隐藏内容 登陆 后才可以浏览

玛塔犹如一个「小虾米」,要对抗特罗姆布雷家族这条「大鲸鱼」,最后在白朗的「甜甜圈」推理法,由外往内的抽丝剥茧,终于让真相水落石出。而甜甜圈的中心,就是那颗贪婪之心所形成的利刃所戳破的,所以这些富二代无能与伪善一一现形,也狠狠给了那些自以为是的人们一记巴掌。

就在逐一厘清案情的过程,也着实刻划了剧中每一个角色的人格特质,全片最令人噗嗤的桥段,除了玛塔在说谎时会呕吐,莫过于哈兰的后代夸张的吹嘘自己多么努力的白手起家,与父亲的关系是如何的亲密,来「宣示主权」。

支撑整部电影的铁三角,莫过于那位纨绔子弟兰森(Chris Evans 饰) 与玛塔、白朗之间的角力战,透过编剧敏锐的心理描绘,再加上三位演员的精湛诠释,仿佛就是白朗与兰森各自代表正与邪,双方展开一场激烈的拔河,最后是玛塔用真诚善良的推波助澜,让正义大

本文隐藏内容 登陆 后才可以浏览

因此,邪不胜正、伪善敌不过真善、假仁假义终究压不垮求仁得仁,本片就在戏谑中凸显了玛塔的真诚善良与特罗姆布雷家族的虚伪邪念,形成强烈对比。最明显的场景就是,那些富二代最后只落得狼狈退场,并且无奈的望着站在二楼阳台的玛塔,而握在玛塔手中的马克杯,上面写着「我的房子,我的咖啡,我的规矩」 (My house, my coffee, my rule),就是哈兰之前所使用的,除了代表「主权翻转」之外,相信也是这部电影对人性光辉的深刻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