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介绍:

《上海异人娼馆》是由寺山修司编导,克劳斯·金斯基、伊莎贝尔·艾丽尔斯领衔主演的剧情片。
影片讲述了青春美丽的少女O被深爱的男人斯蒂芬带到上海的妓院,为得到爱人的欢心而被迫堕落的故事。该片于1981年11月7日在日本上映。

英文简介:

A girl loves an older man. He demands that she goes in a brothel, as evidence that she loves him.

谷歌翻译,仅供参考


女孩爱年长的男人。他要求她去妓院,作为她爱他的证据。

幕后花絮:

穿帮
  影片中被革命者攻下的警察局,门口的牌子上可见“香港”二字。

幕后制作:

影片改编自法国作家波琳·瑞芝的虐恋小说《O的故事》,该小说多次被搬上银幕。小说中的O象她的名字一样是一个沉默、匮乏的女性符号,是接受和顺从的象征。她单纯地顺应男人的情欲,在变态的折磨中倾空自我,从而体验异样的满足。日本导演寺山修司采用其中人物拍摄的这部《上海异人娼馆》,在情节上与小说并没有多少直接关系。

媒体评价:

影片背景是清末的上海,可是影片的风格却是地道的日本虐恋。影影幢幢的上海劳工,暧昧不清的各国娼妓,隐藏起来的革命,这诸多纷杂的影像刻画出一个上海旧梦。拍摄的宛如故纸堆里被翻开的旧上海沉梦,哀怜凄美。 (搜狐文化评)

影片在开始前引用了波德莱尔的诗作为题记,是《沉思》中的一句,“…挨享乐这无情屠夫的鞭子抽打”,诗人以此嘲讽尘世男女的虚妄追逐。用在这部影片中,首先是对相关情节的预叙,对整体虐恋色彩的提示。于是在叙事的展开过程中,影片展示了许多精美甚至华丽的性虐待画面。不听话的妓女被捆在闪亮的活动钢架上,受到带刺玫瑰花束的抽打;被皮带平吊在半空中,听任几个大汉的蹂躏;嫖客把妓女称做妈妈,一边挨打一边求饶;凡此等等。另一方面,波德莱尔的诗也是对影片非现实性的暗示,它以舒缓的节奏层层展开的异地男女的异恋故事,不过是导演或O的一场漫长的色情梦而已。

影片使用的语言故意地复杂。画外音叙述者使用法语,O和其他妓女的内心独白使用各自的母语,不同国籍人物之间在交谈时使用英语。而背景中的上海革命者使用着日语,让中国观众感到莫名地别扭。然而,这种语言策略却正适合影片对“异”的诉求,刻意地陌生,刻意地光怪陆离。

影片在开始及结尾处,都展示了一系列关于清末中国的黑白照片,城楼、带枷的犯人,涌动的人流。这些与历史时间明显错位的中国景片,再次表明,这是一个幻觉和梦境之中的故事,发生在一个作为原型的色情场所里,而所谓上海,所谓时代和革命,不过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背景,一个方便的异域符号,一个关于东方和艳情的想象提示。(网易娱乐评)

图书摘录:

本文隐藏内容 登陆 后才可以浏览
生带着O娘来到20年代政局动荡不安的香港,为了让O娘体验性自由的乐趣,把她放置在妓院中,接受各色男人对其灵与欲的试炼。影片中虽然有施虐、受虐恋物癖、偷窥僻等各式性爱描写,而且充斥了大量东方的奇技淫巧和虐待性玩具等,但导演意图通过展现光线悠黑的妓院内的众生相,特别是战乱时期人类潜藏的原始兽行。与当时西方崇尚的性自由不同,本片导演是日本人,并在日本拍摄,因此嫁接了东西方的某些性癖,布景和人物与共说是中国的,不如说是日本的。(周黎明《西片碟中碟》)

评分细分
《西片碟中碟》的评分
前一篇文章再见列宁
下一篇文章军官与男孩
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最性感的电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