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介绍:

《透明人魔》是一部由哥伦比亚影业公司出品的科幻惊悚片,由保罗·范霍文执导,凯文·贝肯、伊丽莎白·苏、乔什·布洛林主演,于2000年8月4日在美国上映。
该片讲述科学家塞巴斯蒂安在变成隐形人后,开始滥用自己超能力的故事。

获奖情况:

第73届奥斯卡金像奖 最佳视觉效果(提名) 斯科特·E·安德森 / 斯科特·斯多克迪克 / 克雷格·海斯 / 斯坦·帕克斯
第53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 观众选择奖 保罗·范霍文

英文简介:

When the leader of a team of scientists volunteers to be the test subject for their experiment in human invisibility, he slowly unravels and turns against them, with horrific consequences.

谷歌翻译,仅供参考


当一组科学家的领队自愿成为他们在人类隐身实验中的试验对象时,他慢慢地解开谜团,转而反对他们,产生了可怕的后果。

幕后花絮:

影片花絮:

  • 影片中的秘密地下实验室的布景是最大的单一布景之一。
  • 影片拍摄曾因伊丽莎白·苏的跟腱撕裂而延误。
  • 塞巴斯蒂安的3D模型在拍摄完成之后被捐赠给科学研究部门。
  • 影片中使用的麻醉枪其实是早期的漆弹枪。
  • 塞巴斯蒂安残暴强奸邻居的场景后来被删剪,因为在影片试映会上,观众认为塞巴斯蒂安如此表现出罪恶一面还为时尚早。
  • 影片使用了一副金属骨骼,以制造搬运身体的重量感。
  • 由于影片出现了杀狗镜头,导演保罗·范霍文接受了美国防止虐待动物协会的调查,实际上死掉的狗是个假狗。
  • 为了激起演员的真实反应,保罗·范霍文将很多扬声器放在片场的不同位置,让凯文·贝肯饰演的隐形人的声音出现在各个位置。
  • 在影片中,扬声器里传来的猩猩叫声是保罗·范霍文模仿的。为了使用影片片名,制片方买下了丹·西蒙
  • 斯同名小说的改编权,但是小说与影片根本毫无关系。
  • 为了让特效技术人员将画面中的自己去除掉,凯文·贝肯在很多时候都会被浑身涂成绿色、蓝色或者黑色,还要戴上隐形眼镜和假发,遮住牙齿并穿上紧身衣。

穿帮镜头:

  1. 隐形人的很多特性被忽略:当光线穿过隐形人的眼部时,隐形人会失明;隐形人脚上带的灰尘会现出足底;隐形人吃的食物会立即消失不见。
  2. 塞巴斯蒂安躺在床上,床垫上却没有凹痕。

幕后制作:

创作背景
1989年,制片人道格拉斯·威克产生了拍摄隐形人电影的想法,威克找到了《空军一号》的编剧安德鲁·W·马洛,影片的剧本开始逐渐成形。后来,道格拉斯·威克将剧本交给了导演保罗·范霍文。在影片开拍前,主创人员都认为应该避免同类影片的陈词滥调。
拍摄准备
在演员就位之后,制片人艾伦·马歇尔将范霍文的长期合作伙伴艾伦·卡梅隆请到洛杉矶任影片的制作设计师。在摄影棚中,剧组搭建了实验室、观察室、恢复室、医疗器械区和迷宫般的隧道等等。摄影棚长近360英尺,宽160英尺,高40多英尺,巨大的空间让片中的秘密地下实验室得以充分体现。
在影片中,电梯是地下实验室通往外界的唯一通道,剧组决定借助制片厂附近的大型立体停车场搭建电梯布景,这样每隔10英尺都有一层,而且取景角度也特别自由。
特效技术
影片中的一些特效并没依赖于任何数字特效,而且影片总共560个特效,都远比预想的复杂。影片中共有三次转变。一次是在大猩猩身上的试验,其余两次是在塞巴斯蒂安身上发生的,其中的一次是变为隐形人,一次是失败的复原。为了完成转变的场景,制片方使用了名为“Volume rendering”(立体渲染)的软件,模拟出肌肉的收缩、骨骼、关节和其他身体内部结构的活动和细节。

媒体评价:

《透明人魔》的内容平淡乏味,这主要归罪于安德鲁·马洛的电影剧本没有提供任何奇特的人物刻画和曲折故事情节,片中的对白愚蠢荒谬又可笑。该片从情节来看应该算是一部心理学惊险片,但是它以流血代替了戏剧性,特技是它唯一的亮点,塞巴斯蒂安隐形的过渡场面既漂亮又丑陋,而其他通过电脑设计的特技也具有约翰·富尔顿有划时代意义的视觉设计。尽管影片的特技进一步加强了故事性和演员表演的效果,但是既没有好的故事内容也缺乏优秀表演成为影片的败笔,而且影片对情节和人物的处理方式都有问题。它缺乏《本能》和《第四者》的色情和吸引力,没有科幻片《全面回忆》和《机器警探》给予人的兴奋与激动,也没有《歌舞女伶》喧嚣的厚颜无耻。费尔霍芬和编剧安德鲁·W.马洛把一部本来令人毛骨悚然、销魂夺魄的心理学惊险片变成一部令人难以置信的、矫揉造作的打斗片和雇佣文人的作品,变成《终止者》和二流恐怖片相混合的苍白无力的大杂烩(《世界电影》评)。

图书摘录:

本文隐藏内容 登陆 后才可以浏览
凯恩发明了一种使人透明的方法,身先士卒在自己身上试了一把,结果变不回来了。不要紧,他充分利用这项“特异功能实现自己的各种愿望。(周黎明《西片碟中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