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白驼山掌柜

之前比较粗线条地写过一篇今敏,这次借《红辣椒》再来谈谈。

今敏的电影,无论是题材还是表现手法叙事方式,都较为晦涩,不仅晦涩,影片中还充满了人物的焦虑彷徨,不仅焦虑彷徨,大部分人物还不够美型。

21世纪初期的日本动画已经高度商业化,面对光靠萌系画面、人物就能圈粉的其他很多动画(当然也不乏一些不错的作品),画工精湛的今敏没有去附和潮流,此非不能,而是不愿。在对作品主题的探索上,今敏甚至比同一类型的庵野秀明、押井守还要专注,愿意舍弃一切细枝末节而直击主题。用动画讨论深刻主题的电影人一直以来就不多,如今活跃的导演中新房昭之是略微和今敏接近的。

我们假设今敏不是英年早逝,而是有一个相对正常长度的职业生涯(就不以宫崎骏为参照了,假设65岁退休吧),《红辣椒》作为今敏电影事业中期的一部作品,技法已臻化境,已经充分体现了一派宗师的风范,其作品地位和出现时间大约相当于《幽灵公主》《千与千寻》之于宫崎骏,《天龙八部》之于金庸。

常有评论将《红辣椒》和《盗梦空间》对比,个人觉得《红辣椒》要更难懂,两者原理相似,但《盗梦空间》其实一步一步说的很清楚,如果认真观影看一遍不说全懂,看个大概不成问题,而《红辣椒》却是在现实和梦境中穿梭,梦中的情节和物品充满隐喻,如果缺少影评辅助没有两三遍很难探个究竟。本片在今敏的作品中可能也是最难懂的,个人觉得略晦涩于《未麻的部屋》,和《妄想代理人》相仿。当然难懂未必代表就是好,就如大卫·林奇以幻觉为主题的《内陆帝国》比他的《穆赫兰道》还要难懂,但《穆赫兰道》评价要高上很多,因为《穆赫兰道》中所有情节都是可解释且前后自洽的,而《内陆帝国》则有些根本剧情、场景无法解释,连林奇也承认在开始计划这部电影的时候压根就没有写任何剧本,他是在拍摄每一段场景之前都是临阵磨枪写完的。《红辣椒》则做到了难懂又不失逻辑,既能粗略地看个热闹,也能细细地看个门道,这是相当难得的。同时,相比《未麻的部屋》,《红辣椒》虽然也有诡异晦涩的情节,但带给观众的观感体验要舒服不少,在商业性上要更胜一筹。

今敏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一如既往鬼斧神工的剪辑,出色的故事驾驭能力是这部作品最成功的三个要素。无独有偶,在我看来,后辈导演中有一部作品不仅和《红辣椒》内容有一定相似,而且同样相当成功——细田守的《夏日大作战》。这两部作品,一部通过梦境展示人的欲望,一部通过游戏展示人的欲望,有异曲同工之妙。当然,《夏日大作战》在剧情上要轻松简单很多。

联想到今敏在《红辣椒》之后,已经开始着手下一部剧场版动画《造梦机械》的策划,只是遗憾未能完成便离开人世。用梦境和幻觉揭示人类内心世界的今敏,才是人类世界真实的造梦师。

背景图片:

帕布莉卡卡通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