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介绍:

《小活佛》是由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执导,基努·李维斯等人主演的一部剧情片。
影片讲述了一位西方小孩被认定为转世者的故事。
这是贝纳尔多·贝托鲁奇“东方三部曲”的第三部,故事通过美国人由怀疑到接受、释迦摩尼由无知到证悟,两条主线中人物大量的内心挣扎和反复的转变探讨了东方的古老信仰。

英文简介:

After the death of Lama Dorje, Tibetan Buddhist monks find three children – one American and two Nepalese – who may be the rebirth of their great teacher.

谷歌翻译,仅供参考


多杰喇嘛死后,藏传佛教僧侣发现三个孩子——一个美国人和两个尼泊尔人——可能是他们伟大老师的重生。

幕后制作:

基努·里维斯看破红尘皈依佛门
《生死时速》的男主角基努·里维斯这两年时运不济,先是前女友不幸流产后又车祸死亡,又接连丧失数位亲友,包括自己的妹妹以及《黑客帝国2》的拍档艾莉雅,他自己又遇上交通意外险些丧命。这些悲痛让他对人生作出深刻的反省,因此,里维斯希望从佛教中得到慰藉。 里维斯与佛教结缘,始自1993年他参演贝托鲁奇作品《小活佛》,当时他在片中饰演佛教鼻祖释迦牟尼,虽然佛教是东方宗教,但他认为信佛能驱除恶运。据悉,在澳洲拍摄《黑客帝国》续集期间,基努.里维斯经常在片场诵读佛经,神情非常虔诚。
乘愿再来的圣人
在“‘活佛’是‘活’的‘佛’?”一文中,已谈过西藏的转世者情况。这种大修行人(注:笔者并不用“高僧”这个词,是因为有许多大师及大修行者不一定是出家人)的乘愿转世,后世年幼时能认出前一生的友人及法物、自幼就显出非凡的慈悲与智慧、再被原寺院或上世之弟子依传统考核确认、再依传统升座恢复其先世名位的情况,其实并不局限于藏区。这些大行者既然为了利益所有众生而乘愿再来,自然便不会只在藏族中转生。
国际知名大导演贝托鲁奇的《小活佛》一片中,说及一位西方小孩被认定为转世者。此片虽然只是虚构的情节剧本,但却是由一宗真实的事件所启发的。自六零年代,西方的嬉皮士大批大批地涌至印度及尼泊尔等地,一位名叫耶喜喇嘛的西藏高僧开始向他们开示佛法,引发了藏传佛教大规模地向西方弘扬的热潮。这股浪潮发展至今未艾,耶喜喇嘛的弟子在二十多个国家创立了近百间西方的佛法中心、禅修中心、寺院及佛法出版社等,在香港及台湾现在也有分会(香港分会是大乘佛学会,台北分会是经续法林),在这些团体中出家的洋僧尼数以百计。耶喜喇嘛在1984年圆寂。
在1985年一个平凡的西班牙佛教家庭中,有一个婴孩在雷电交加中出生了。这个小孩出生时,母亲没感到丝毫分娩的痛苦,而且从不哭泣。有一次,母亲整天忘记了奶,小孩也只会耐心地等待,没有一点吵闹或要求。这个小孩不多与兄弟姊妹玩耍,反而喜欢独自沉思。小孩的母亲有一次带他去一间佛法中心,小孩的举止便变得奇怪起来,他首先是与西藏人显得极为亲近,然后便私自取僧人的法器把玩,而且使用得甚为熟练。耶喜喇嘛的先世弟子梭巴仁宝哲此时便开始注意他。梭巴仁宝哲早在耶喜喇嘛死后不久,便曾多次请真正有神通能力的人查询其师转世之下落。这些预言一致指出转世者之父名为“巴高”,母为“玛丽亚”,两个名字显然并没有西藏的味道。梭巴仁宝哲在梦中,又曾梦见其先师转成了一个眼睛明亮的西方小孩。在一见到这个西班牙小孩时,梭巴仁宝哲马上便认出这便是自己梦中见到的小孩。仁宝哲召来了小孩的父母,问明了他们的名字,父亲名叫“巴高”,母名“玛丽亚”。这时,仁宝哲便详细追问他们在小孩出生前的事,发现小孩的母亲曾梦见耶喜喇嘛手抱婴孩硬塞在她的怀抱。玛丽亚在多年前曾拜见过耶喜喇嘛。在翻看一些当年与喇嘛会面时所摄之旧录影带时,他们又发现了耶喜喇嘛曾说过一些古怪而当时未有人深究的话,例如他曾说:“西班牙这地方很好,我愿来住一段很长的日子!”,又曾对巴高说:“我与你有很特别的缘份,我永不会忘记你,即使我在死后也不会忘记你!”。另外有一次,玛丽亚邀请耶喜喇嘛再度到她家作客时,喇嘛摸了一下她的肚皮(这种举止对一位僧人来说,是甚不寻常的),很高兴地自言自语:“来!会再来!”。梭巴喇嘛又注意到,小孩的举止与先世耶喜喇嘛十分相似。
没多久后,达赖喇嘛召见小孩及其父母。在一见到达赖喇嘛时,小孩便笑起来,跌跌碰碰的采了一朵白花,再把花献给了达赖喇嘛。这时候小孩才十四个月大。在见到先世耶喜喇嘛的先师之肖像时,小孩又不需人教,自行顶礼多次,眼中流露出泪光。没多久后,小孩通过了辨认其先世用过的法器及私人物品等考验,正式升座继承了耶喜喇嘛的名位,名为“奥色仁宝哲”。
在小孩正式被藏传佛教寺院高僧承认后,不少耶喜喇嘛的旧洋人徒弟都甚为怀疑。他们事后都表示:“要相信轮回,对我们洋人来说已是一番内心的挣扎。但要亲身见着活生生的转世案例,说我们的藏族老师变成了面前这个洋小孩,是很难令我们真心相信的!”。他们又找机会自己考验小孩,最终都不得不相信。有一位洋人曾担任耶喜喇嘛的司机职位。喇嘛曾多次私下叫他把破烂的车牌修好,但他一直没有办妥。有一次,西班牙小孩见到了这位耶喜喇嘛的弟子及喇嘛的旧车,便淡淡地幽了一默说:“你还是没修好车牌?”。这位司机在惊诧之下,话也答不上来,只懂流眼泪。
耶喜喇嘛生前致力于把佛教的神秘面纱除去,喜欢用佛教及佛法接受西方科学的挑战。在病重时,他刻意选择在最先进的美国加州医院内圆寂,让西方记者见证他的死亡。在死后,喇嘛又戏剧性地转生于洋人家中,自被注意开始便不断面对西方传媒的大规模追访及刻意挑疑点的眼光,似乎便是有意地让西方见证高僧转世的实证。这位小孩曾两度访问香港,两次都受到香港传媒的大幅报导。他的转世事迹,被着成了The Boy Lama(Vicki Mckenzie着,中译本为“少年耶喜喇嘛”)。最近(2000年),他到访台湾,出席了其先世耶喜喇嘛著作中译本的发行仪式。大部份的时间,小孩在印度色拉寺中接受西藏僧伽教育。
在西班牙转世者奥色仁宝哲之前,西方也曾有好几位被正式承认的洋人转世者。他们之中的一位,生于对东方宗教完全没有认识的家庭中,自幼不太说话,也未显示出太多灵异的现像。但在他刚满成人年龄的生日会上,他留下了一封答谢父母养育恩情的信,便自己找到了去印度,成为了一位僧人,最后被确认出其先世身份。
现今的转世者中,也包括了巴西土著、美国土著及港台地区的汉人。
在转世现像中,也有女性成就者的先例,其中包括女成就者转世为男孩、女成就者转生为女孩、男成就者转生为女孩等情况。耶喜喇嘛的第一批洋僧尼弟子中,有一位名叫冼娜(注:见《富传奇性的洋僧尼》一文)的俄国贵族后代。她在死后转生为一法国男孩,是历史上第一位洋人行者乘愿再来而成为洋转世者的先例,这小孩现在便在寺院中修学。还有一位阿贡诺布拉姆,生为意大利及犹太血统,生于美国纽约,年青时虽并无宗教训练,却成立了一间教授爱心及处世之道的中心。迟至1985年,她教导的课程内容被宁玛派现任宗座注意到,发现其内容实为佛法开示,最终认定她为十七世纪一位女圣人的乘愿再来,这时候阿贡诺布拉姆已年届中年。阿贡诺布拉姆是首位西方女性被确认为转世者,又因已届中年方正式升座,成为一个传奇性人物,她的传记被记载于《在西方转世》(Reborn in the West ,Vicki Mckenzie着)一书中。这位女转世者在西方建立了一个六十五公亩的道场,又创办了英语的佛法七年课程及自1991年开始、至今未曾中断过一天的二十四小时世界和平祈愿活动。
笔者常常听到有人疑问:“为什么有些‘转世高僧’有妻子?”。其实转世者不一定是出家人,其中有好一些是现居士相而利益众生的。他们并不是“有妻子的僧人”,而是居家的修行者。他们并没有受出家戒,或是因着某种原因而还俗现居士相。外蒙古的宗座哲布尊丹巴法王,便是一位居士身份的法王。萨迦派的萨迦天津法王,也是束发而有家室的居士身份。内地的班禅大师、嘉木漾仁宝哲及多识仁宝哲,都是因各种历史原因而还戒重复居士相的修行人。上述这几位大师,虽并不现比丘的身份,对佛教的重大贡献及所付出的心血却是众所周之而不容忽略的。由此可见,转世者为利益众生而乘愿转生在他们各别选择的地方,以不同身份利益众生,并不一定就要在西藏转生、生为男性、出家而后说法。转世者生为洋人的也有,生为女性的也有,其中有些选择出家,有些选择在家,也有些如阿贡诺布拉姆未被认出前的情况——以佛法的内容但非佛法的名义来教育他人,甚至还有很多转世者在默默地利益众生、不选择被认定而升座,反而情愿隐于凡夫当中不为人知地做其发愿要做的事。
富传奇性的洋僧尼
现今佛法已西渐至欧美各国,在各宗派中出家的白人与黑人都有不少,但最为笔者尊敬及广为人赞颂不绝的,恐怕是格鲁派格西罗滋比丘及已往生的冼娜沙弥尼。由于他们两位的身教所及,不少洋人皈依三宝乃至出家修持,其影响力绝对不下于西藏大师之辈。
格西罗滋是美国出生的犹太人,未出家前以最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世界著名学府普林斯顿大学,荣获每年由总统颁予全国最优秀一百名青年的总统学者奖章。在出家后,法师入读印度色拉寺昧院嘉绒僧舍(与笔者家师同一僧舍,亦为一代宗师帕绷喀大师所属僧舍),在几千位藏僧中生活,学得一口正宗的藏语,佛学的修持及研读也绝对不低于藏僧。法师在学馀,用了十二年设计出藏文输入法,把藏传《大藏经》输入电脑,再把《大藏经》磁碟及光碟免费派发,至今已送出超过十万张。汉文《大藏经》的电子化,亦源于这位藏传洋僧人在美国与一位老华侨居士的一席话所启发(这位老居士是德高望重的佛教界前辈。在看到当年尚年青的罗滋法师之藏文《大藏经》电子化后,便着手研究,制作成汉文电子《大藏经》的雏型,直至后来才有台湾及香港教界人士又再发展出完善的电子版《大藏经》)。
在1981年,印度色拉寺面临财政困境,寺中近千位学僧饮食困难,病了的也没有钱医治,罗滋法师便一面攻读寺院的僧伽教育课程,同时又披上西装,用五万美元创办了一家钻石公司。这间公司现今营业额过亿美元,职员逾五百人,法师因此公司之惊人发展速度曾两度入选业内名人榜。他所创办的钻石公司,收入全归寺院及资助法师所创办的二十五项慈善事业。在此同时,法师在佛法学习方面亦一点没有松懈,在原定的时限内以藏语佛法辩经的方式通过了全部考试,毕业成为历史上第一位美国藉“格西”(相当于“佛学博士”学衔)。
在毕业后,法师创办了佛法理论函授课程。现今在美国监狱中,就有数百位白人囚犯正在修学他的课程。在访问外蒙古后,法师开始了电视转播佛法讲座等节目,又在外蒙古协助重弘已衰落之蒙古佛教。在蒙古,不少政要名人都在见到老少蒙古僧人齐集听这位年青的洋比丘以标准藏语及俄语说法后,感动得纷纷重投佛教。近年来盲目崇洋、看轻自己的传统信仰之年青外蒙古人,都被这位白皮肤而兼具西方成功商人、美国名大学高材生及传统佛学最高荣誉身份的僧人所摄服了,都重拾其祖辈对佛法之信仰。法师在1999年底,曾经访港弘法,分别以比丘身份为佛教徒开示及以信奉三宝的成功商人身份向社会名流演讲佛法中的智慧及有道德的营商手段,吸引了很多位香港名流参加。在2000年,法师开始闭关修持,将在2004年才出关。其倡办的美国佛教大学,现在其弟子的协助下逐步成形。
冼娜的全名是洗娜.娜柴夫士基。她是前俄国的皇族血统,其父是前俄国的太子,冼娜的母亲则是美国最富有的女性之一。这位公主自幼集万千宠爱在一身,其美貌也是特别吸引人注意的。自幼年起,冼娜便在美国荷里活圈子中活动,成为了传媒的焦点。在她的少年时代,已多次因吸毒、藏毒、奢华的生活、传奇性的家族背景及荒乱的男女关系而成为头条新闻。在六十年代,冼娜受了嬉皮士文化的影响,先去了希腊的小岛上,住在一群不认同社会价值观的艺术家中。后来她又到了印度,继续其与毒品及男女关系分不开的“灵性之旅”。这时候的冼娜,已经有多次结婚及离婚的经验,她其中一位前夫是执导诺贝尔文学奖得主Herman Hesse 的作品《悉达多》电影版的名导演。
有一天,冼娜狂妄地冲入了一位叫做梭巴仁宝哲的房中,毫无礼仪地问:“我怎才可以得到解脱?”。这时候,梭巴仁宝哲与其师父耶喜喇嘛(注:见《乘愿再来的圣人》一文)呆了。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洋人向他们求法。在他们的心中,冼娜正是洋人中的典型——富有、自傲、纵欲、吸毒及无节制地饮酒。两位法师在考虑了很久之后,才决定接受这位公主为弟子。在开始的时候,公主完全不理佛法中的敬师传统,十分自以为是。在经过九个月的学习后,冼娜慢慢地由狂妄纵欲、处处受人宠爱迁就的刁蛮公主变为一个开始为众生着想的人。她后来受戒出家,成为历史上格律派首位洋女出家人,其苦行及持戒之严谨更特别为人所赞颂。在尼泊尔,冼娜买下一块地,协助耶喜喇嘛创立了一间寺院,又把法师带至西方弘法,就此创立了现今在二十五个国家中,有过百间弘法中心、寺院、闭关道场与出版社及摄受了数百位洋僧尼的国际性佛法组织。不少冼娜的朋友,在见到她的戏剧性变化后,便感到佛法之伟大,也纷纷皈依三宝。
冼娜在协助佛法弘扬至西方后,自知过往习气难除,便发愿闭关三年,却在闭关期中因病往生。在往生的一天,冼娜自知时至,向人说:“现在我要走了!”,便由病床上勉力坐起,在跏趺坐姿中欣然往生。在冼娜往生的消息未传出前,有几位以神通及证量著名的大师,都声称在定中及梦中见到冼娜已乘愿转生。
在冼娜往生后,不少西藏大师都说:“冼娜不是一个凡夫。她极可能是某位大成就者刻意转生为具财富、美貌及贵族血统于一身,先是示现极淫乱、纵欲及吸毒的堕落生活方式,然后再示现为受佛法影响,摇身一变而成为把佛法带至全世界的持戒出家人,最后在极吉祥的情况下自知时至而往生。她一生中之极端转变就是她对西方人的身教开示!”。这些大师的推测,在几年后被一位法国小孩的出生证实了。
在冼娜生前,在某一次以法文进行的记者访问中,她曾表示希望有一天能向西方人证明轮回的真实性及自主生死的可能性。在这次访问的十七年后,在法国有一位男婴诞生了。这个婴孩出生时,母亲不感丝毫痛苦。小孩并不哭叫,只发出一种低沉的韵调声,令医生及护士都感到震惊莫名。小孩在出生后几分钟,便自行盘腿坐起,手指结为近似乎佛教手印的状态,神态举止都似一个成年人。当时在产房,便已有洋护士开玩笑地说:“看!一个小‘和尚’!”。小孩自幼便表现出令人诧异的慈悲心及道德观念,而且自然对暴力有极端的反感。由于种种灵异的征兆,其父母只好把小孩带到西藏法师前请示,法师在观察后建议把小孩带到尼泊尔冼娜生前创立的寺院中再行观察。到了尼泊尔后,小孩的表现变得更奇怪起来。他认出了冼娜公主住过的房子,又偷偷地在佛像前顶礼。在一番严格的测试后,小孩被萨迦派宗座萨迦天津法王及格律派高僧认定为冼娜公主的转世化身,成为历史上首宗由洋人修行者自主转生为洋人的例子。
冼娜的一生及其转生,正好是一段完整的开示,向西方人活生生地示范了由纵欲、吸毒、酗酒及过惯荷里活式的奢华生活之刁蛮美貌公主,透过佛法修行,变为一位持戒严谨的出家人,达到了自知时至而坐化的境界,最后更以转生为西方小孩的方式,向世人证明自主生死是不论东西方人、不论背景都能透过修行而达到的境界。因为冼娜的事迹,不少西方人都受到激励而开始认真修行,自主生死的境界变得不再是遥不可及的东方神话境界!

图书摘录:

西藏活佛转世之谈流传已久,到底此事真相如何?

本文隐藏内容 登陆 后才可以浏览

剧情描述英若诚饰演的不丹高僧到西雅图去找寻小活佛,美国男孩杰西的父母觉得此事不可思议,于是高僧便向他们讲述千百年前悉达太王子悟道成佛的故事。两线情节自此交错进行,现代部分描写杰西父母对此事的反应比较平淡,古代部分由基努·李维斯涂黑皮肤扮演印度王子的一段则拍得美轮美奂,美术摄影配乐等均有极高水准,得道时的特技处理亦拍出了一点禅意(周黎明《西片碟中碟》)

评分细分
周黎明《西片碟中碟》的评分
前一篇文章小巨人 Little Big Man
下一篇文章小妇人 Little Women
贝托鲁奇,意大利编剧、电影导演。凭电影《末代皇帝》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与最佳导演、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最佳影片、金球奖最佳导演等多个奖项。在2011年第64届戛纳电影节上获颁荣誉金棕榈—终身成就奖。
little-buddha《西片碟中碟》的简评:意大利名导演贝托鲁奇以十分认真的制作来讲述佛教故事,虽有点雷大雨小之感,但仍不失观赏价值。

你的评论可以尖锐,也可以湿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