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介绍:

《蝴蝶君》是由大卫·柯南伯格执导,杰瑞米·艾恩斯、尊龙领衔主演的剧情片,于1993年9月9日在加拿大第18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首映。
该片根据美国华裔剧作家黄哲伦同名戏剧改编,讲述了法国外交官伽里玛在爱上了中国京剧演员宋丽玲后发生的不同寻常的故事。

英文简介:

In 1960s China, French diplomat Rene Gallimard falls in love with an opera singer, Song Liling – but Song is not at all who Gallimard thinks.

谷歌翻译,仅供参考


在20世纪60年代的中国,法国外交官雷内·加利马尔德爱上了歌剧歌手宋丽玲,但这首歌根本不是加利马尔所想的。

媒体评价:

《蝴蝶君》故事的独具匠心之处,在于剧作家在《蝴蝶君》中,用东方的文化、语言、能指来解释、补充或替换西方的文化、语言和能指。在巧妙地将词、意分离的同时,跨越意义进行重新建构与组合,影片这种文化无处不在、无处不是的创作格局,赋予影片全新的观赏模式,凸显了剧作者挣脱文化差异束缚、消解霸权话语、使“他者”话语不再缺场的创作意图。

电影艺术的超文化创新,是《蝴蝶君》创作的支撑点和关注点。影片的超文化创新策略,为观众营造了一个平等对话的新世界;用置换了的故事,给予观众极其深刻和丰富的想象。特别是《蝴蝶君》通过跨越国界的艺术形式和语汇,把东西方艺术元素交融起来的文学价值形态,从语言的内涵和外延两个层面,为人种间、民族间、群体文化间的交流提供了启示,彰显出电影跨文化传播的不可小觑的功能:其一,解构和反拨了“东方主义”观念;其二,重新打造了“他者”的东方形象;其三,建构起东西方平等对话与文化互释的虚拟空间,从而寻觅到少数族裔文化与主流文化平等沟通的渠道。

《蝴蝶君》这部主旨为实现多元文化差异共存的华美经典影片,不仅使来自不同国度的观众群,体味到种族偏见和歧视,是异质文化沟通的严重障碍;更使人们认识到,在全球时空不断紧密、族群交往日益混杂的当代,人们要重新理解和认识世界,就要学会培养接受和尊重不同文化的意识。《蝴蝶君》通过互文性解构、话题符码化以及超文化创新等策略所释放出的跨文化传播功能,不仅在东西方深层的文化观念及意识中,在电影跨文化传播的技巧上,呈现出多姿多彩,更为重要的是,彰显了海外华裔剧作者关于多元文化在交集中产生新质,在扩展民族文化视域中有所提升的极大期盼,这或许才是《蝴蝶君》表征异质文化平等对话所体现出的跨文化传播意义之所在 (《电影文学》评)。

图书摘录:

本文隐藏内容 登陆 后才可以浏览
纪70年代,一个法国驻北京的外交官爱上了一个美貌的京剧红伶,二人并过起同居的生活。多年后,突然发现此人原来是一个男子之身,而且还有更多的秘密,足以让他身败名裂。本片原为名噪一时的话剧,由著名华裔编剧黄哲伦(DavidHenryHwang)执笔,但银幕版相当失败,其中一大原因就是尊龙男扮女装并不可信(周黎明《西片碟中碟》)

英语短评精选:

A flawed but fascinating film.
一部有缺陷但引人入胜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