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单落

这一回,聊聊单落最喜欢的电影之一。

今敏(Kon Satoshi),男,日本人,漫画家,动画家,1963年10月12日出生于日本北海道札幌市,2010年8月24日上午6时20分因胰腺癌逝世于日本东京都,享年46岁。

所执导的多部动画作品在国际间获奖无数。其作品特征在于个性鲜明贴近你我的人物、角色精神层面的探讨描写、梦境与现实之间的暧昧关系等等。

“梦”与“现实”的交替出现,让我们分不清楚这部片何时梦境,何时真实。独特的切换视角,更因为千优子是演员而添上一份新奇。

什么样的动力,能够让一个女人愛一个男人一輩子,什麼樣的愛,至死不忘。最终把幻觉变成了追逐的旅程。在这部动画電影中,你能找到答案。

片中的男人从头到尾都没露过正臉,身为演员的千代子则一直想要追逐、找寻画家,她希望画家脑海中只是自己年轻的模样因为老了就会丑了有皱纹她只想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留在她爱的人眼中。那么最后息影的发生似乎也就水到渠成了。

“だって私—,あの人を追いかけてる私が好きなんだもの”

今敏說,“我就是为了《千年女优》的最后一句台词,才制作了这部电影。这句台词对我来说就是这么重要。

我预料到一些人(观众)会因此惊叹,也许会因此认为千代子太过以自我为中心,因为他们还是把这部电影当成爱情故事来看。然而,这并非是我的本意。”

然而,千代子有两句话特别震撼我。

一句是“我不会变心的!每一天,我只会越来越爱他!”

另一句她忍不住掩面而涕:“我不记得了……就连他的样子也……我是那样的深爱着他……可现在我连他的样子都忘了……”

“我不想说她是以自我为中心;我认为这是她对她所追逐之物的态度。即使她可能无法得到它,但她的态度依旧是要追下去。

这里展现的并非是千代子的自我,而是她的态度,她的生活方式,这才是这里要呈现的东西。”

水仙少年,一个自恋到自杀的少年。

这是个关于水仙花的传说。一个英俊少年,天天到湖边去欣赏自己的美貌。他对自己的容貌如痴如醉,竟至有梯田掉进湖里,溺水身亡。他落水的地方,长出一株鲜花,人们称之为水仙。

奥斯卡·王尔德却不是这样结束故事的。他写道,水仙少年死后,山林女神来到湖边,看见一潭淡水变成了一潭咸咸的泪水。

“你为何流泪?”山林女神问道。

“我为水仙少年流泪。”湖泊回答。

“你为水仙少年流泪,我们一点也不惊讶。”山林女神说道,“我们总是跟在他后面,在林中奔跑,但是,只有你有机会如此真切的看到他英俊的面庞。”

“水仙少年长得漂亮么?”湖泊问道。

“还有谁比你更清楚这一点呢?”山林女神惊讶的回答,“他每天都在你身边啊。”

湖泊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开口说:“我是为水仙少年流泪,可我从来没注意他的容貌。我为他流泪,是因为每次他面对我的时候,我都能从他眼睛深处看到我自己的美丽映像。”

其實,和水仙少年相似的,还有《小王子》里的狐狸。如果说爱情是有关等待的一场风花雪月,通常来说总会因为某人的存在而牵动内心。

被动的被迫接受实现,千代子跟狐狸则是更关心自身,以及等待的心。因为,我想变得独一无二,不就是想在碌碌人生遇到你,但不想成為其中之一。

狐狸说:“对我来说,你还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千万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用不着我。对你来说,我也不过是一只狐狸,和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

但是,如果你驯服了我,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再说,你看!你看到那边的麦田没有?我不吃面包,麦子对我来说,一点用也没有。我对麦田无动于衷。而这,真使人扫兴。但是,你有着金黄色的头发。那么,一旦你驯服了我,这就会十分美妙。麦子,是金黄色的,它就会使我想起你。而且,我甚至会喜欢那风吹麦浪的声音…”

【你下午四点钟来,那么从三点钟起,我就开始感到幸福。】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感到幸福。到了四点钟的时 候,我就会坐立不安;我就会发现幸福的代价。但是,如果你随便什么时候来,我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准备好我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