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介绍:

《养蜂人》是由西奥·安哲罗普洛斯执导,马塞洛·马斯楚安尼、纳迪娅·穆鲁主演的公路片,于1986年9月在意大利第43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首映。
该片是导演“漂泊/沉默”三部曲中的第二部,讲述了飘泊在外的养蜂人斯皮罗在一个失恋少女的身上重新有了对生命存在的确定的故事。

获奖情况:

第43届威尼斯电影节 主竞赛单元 金狮奖 (提名) 西奥·安哲罗普洛斯

英文简介:

A bee keeper, Spiros, travels from the north to the south of Greece with his bees to meet the spring.

谷歌翻译,仅供参考


一个养蜂人,斯皮罗斯,带着他的蜜蜂从希腊的北部到南部去迎接春天。

媒体评价:

《养蜂人》用一段仿如电影《教父》一样的婚礼场景作为开场,正当观众企图理解新人合影时,新娘的母亲何以缺席,又在心里埋下女婿会不会像康妮老公一样的时候,却发现大师并无意来构建复杂的人物关系,也没兴趣像洗相片一样冲印出那一屋子人的具象。影片有着顺畅的叙事,优美的音乐,动人的色彩。然而,这个故事即便穿上了现代的外衣,却依然是一个寓言似的故事,满载着希腊悠久的对于人生、人性的思考,扣动观影者的心弦 (上海国际电影节影评人马圣楠评)。

图书摘录:

本文隐藏内容 登陆 后才可以浏览
部描写中年人心灵空虚的公路片主角是一个学校校长,他辞了工作,离开妻子,带着蜂巢出走。一个少女缠上了他,甚至用他的房间勾引过路的士兵,但他毫无怨言自始至终一言不发,毫无生机,最后他俩终于在一家冷落的电影院里发生关系,但似乎未能使得他振作起来。次日,他死于蜜蜂叮咬。(周黎明《西片碟中碟》)

评分细分
《西片碟中碟》的评分
前一篇文章四百击
下一篇文章偷自行车的人
西奥·安哲罗普洛斯
行云流水般的长镜头、迷人的场面调度、希腊北部阴霾的冬日、浓得化不开的雾中风景、永远处在旅途中的主人公、静如止水的时间和诗画叠加的空间、沉重的希腊历史与深邃的自我放逐,甚至一段空白的胶片、一只从海上升起的巨大雕塑的手、轰隆向前的火车,这些都可以成为解读安氏电影的关键词。
the-beekeeper《西片碟中碟》的简评:影片深沉,内向,跟男主角一样。

3 评论

  1. 视听方面少了一些精致的调度,长镜头以固定机位为主,配乐也偏于简单。某种程度上配合了养蜂人压抑的状态。养蜂就是一个不断的放逐过程,雄峰最终会被工蜂杀死。这种对放逐和死亡的渴望与恐惧,是解读养蜂人挣扎的母题。

  2. 即使很慎重地打分,也无法掩饰我对安哲的不喜欢。细节的设计感、人为感如此之强,所谓诗性的段落,诗意的惆怅,都显现出一种刻意布置的造作。想起逸事一则:某电影节上,安哲落坐侯孝贤旁,套近乎说:人家都说我们两人的风格很像。候不知其人是谁,唯唯诺诺。返台后找来安哲的片子观摩,看毕呸了一口说

  3. 1.漂泊老者与流浪少女间的情感故事,既是短暂的父女,又是片刻的恋人。2.安哲政治背景最弱的作品之一(仅在探望病重故人的对话中隐现),配乐亦恬淡稀零,唯有长镜或固定凝视或慢摇低语。3.与[雾中风景]构成对位:老人或儿童公路片,寻父之旅中父亲的存在或缺席,片头婚礼上众人仰头凝望消失的鸟恍若驻足赏雪。4.老人沿地图标记寻觅过去,少女则追逐着未来,不变的是浪游,一如少女所言:“我喜欢不断地启程”。5.难忘的片断:少女与养蜂人共住一夜时与另一个青年做爱;为斯皮罗剃胡子;他驾车撞入酒馆后,她跑着上车;舔舐老人手心伤口的吸血少女。6.废弃电影院舞台上的缠绵前戏,白色大银幕前的激情释放,确为安哲罕有的直露镜头。7.独属于养蜂人的死亡方式,在叩击地面时,斯皮罗老人是否又想起了那首童谣(攀上胡椒树,采摘胡椒…)?(9.0/10)

你的评论可以尖锐,也可以湿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