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介绍:

《意志的胜利》是由UFA电影公司制作的战争纪录片,该片由莱尼·雷芬斯塔尔执导,阿道夫·希特勒、赫尔曼·戈林、约瑟夫·戈培尔、雷哈德·赫德里奇等主演。
该片主要记录了1934年在纽伦堡召开的帝国代表大会,该片于1935年3月28日在德国上映。

英文简介:

The infamous propaganda film of the 1934 Nazi Party rally in Nuremberg, Germany.

谷歌翻译,仅供参考


1934年德国纽伦堡纳粹党集会的声名狼藉的宣传片。

幕后制作:

创作背景
该片拍摄于1934年纳粹纽伦堡党代会期间,当时希特勒已解散议会取缔政党,成为标准的独裁者,但在纳粹宣传机器的运作下,德国民众视他为民族救星。此时的希特勒希望拍摄一部电影,以反映自己如何成功地爬上德国权力最大的领导者的位置。最后希特勒看中了莱尼·雷芬斯塔尔的才华,并将该片交给她拍摄。
拍摄制作
该片在拍摄的时候,莱尼·雷芬斯塔尔得到了无限的制作经费、参与党代会的筹备布置工作的权利和一个由16名摄影师、22名司机以及多名协助拍摄的警察构成多达100多人的摄制组,以及36架以上的摄影机同时开工的待遇,另外为了方便拍摄还专门修建了特殊的桥梁、塔和斜坡路。
该片的拍摄仅仅用了六天,但是莱尼·雷芬斯塔尔花了七个月的时间才从17万英尺的胶片中剪辑出这部电影。
拍摄手法
该片运用了多种拍摄手法,推拉摇移、近拍远摄、俯瞰与仰角的运用保证了该片的艺术性。例如在电影开头莱尼·雷芬斯塔尔反复让希特勒巡游的跟拍镜头和航拍镜头交替出现。此后莱尼·雷芬斯塔尔选取的镜头均遵循这个原则,对元首使用可以看到天空背景的仰拍,并将其跟聚集的群众交叉剪辑,对类似于希特勒青年团之类的组织,里芬施塔尔又多会用到大特写。

幕后花絮:

  • 在拍摄该片时﹐莱尼·雷芬斯塔尔不惜冒著与约瑟夫·戈培尔闹翻的危险﹐坚决按照自己对国家社会主义的政治理解与电影美学观念来拍摄。
  • 纳粹的政要曾经向希特勒要求,希望自己能够在影片中露脸并卖弄一下自己部门的“贡献”,而莱尼·雷芬斯塔尔则全部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 该片在获得威尼斯电影节金奖之后,随着纳粹覆灭,在全世界被禁映55年。
  • 该片既被当做德国对内宣传的工具,又被反希特勒国家的电影工作者剪辑到反德宣传片中。
  • 乔治·卢卡斯在拍摄《星球大战》中莱娅授勋两位英雄的场景借用了该片的拍摄手法。

媒体评价:

《意志的胜利》被莱尼·雷芬斯塔尔拍出了史诗的维度和气魄。无论是构图、剪辑、配乐还是塑造人物上,该片都表现出一种关于秩序与力量的庞大美感,展现了灵气、优美和感性的复杂动态,这种美学上的优越表现超越了其作为政治宣传品的属性。(时光网评)

该片是纳粹的造神手段之一,片中整齐的队列、旗幡招展的会场、激情澎湃的演说,配以恢弘的瓦格纳的交响乐。种种“集体主义美学”的运用,使其极富感染力。而正是在这样的群体无意识中,德国走向了战争。(《新京报》评)

《意志的胜利》是一部成功的政治宣传片,可惜的是莱尼·雷芬斯塔尔将她的艺术才华用在了为纳粹的反动宣传服务上。尽管在1935年,该片蛊惑人心的煽动效果确实是令人惊异的。(《第一财经日报》评)

影史钩沉:

传奇女导演莱妮·里芬斯塔尔于1934年拍摄的[意志的胜利] 是一部完全由纳粹构思,为纳粹统治而拍摄的纪录片。影片拍摄完毕,就成了德国对内的宣传工具;电影学院的课堂上不能完整播放此片,生怕学生遭到希特勒的蛊惑。即使放在今天,[意志的胜利]也颇具煽动性,因此难逃全面的封杀。 ​​​​(《看电影》杂志)

图书摘录:

本文隐藏内容 登陆 后才可以浏览
了1934年的第六届纽伦堡纳粹党代表大会,显示了希特勒的口才及民族主义情绪在纳粹煽动下的狂热。但这部具有传奇色彩的纪录片最有价值的地方是它的惊人艺术性,把游行、集会、呐喊、举手等处理成恢宏的史诗,仿佛希特勒成了摩西,深邃的宗教意味和高超的宣传效果相得益彰。据说我国电影学院作为反面教材都不敢完全放映,唯恐学生中毒成为纳粹的信徒
(周黎明《西片碟中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