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盲羊(台湾影评人)

上周回台中一趟,意外补完了风闻已久、十分想看的基耶斯洛夫斯基( Kieslowski )蓝白红三部曲。在此之前,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电影我只看过《双面薇若妮卡》,印象中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电影,但当时因设备出了状况,看得过程大家都痛苦万分。相比之下,此次看蓝白红三部曲可说完美,而电影本身留下的印象也更为清晰。

《蓝色情挑》开始于一场意外,整个故事可说是女主角受创后重新找回生活的过程。一直看到结尾才发现它的是一部有大爱的疗愈性电影,悲伤而温柔。《白色情迷》开始于一场官司(与蓝色剧情相连的一场官司),故事讲述痴情男主角在被迫离婚失去一切之后,从绝望中爬出来、逆转命运的过程。看的时候实在很想要质问男主角脑子到底怎么了,但看完全片却觉得男女主角根本天生一对,世上再没有比他们更适合彼此的了。《红色情深》比蓝、白还复杂一些,主线是女主角与退休法官相遇相知的经历,副线则是一个与他们生活在同一城市、与退休法官有类似命运的男人,两条线直到最后的最后才合而为一,而形成一个令人惊讶的二合一故事。

三部曲的故事本身固然别致,但真正叫人无法忘怀、想推荐给人、想一看再看的却是它极为迷人的画面、声音与各种让人目不转睛的细节。比如蓝色的灯、蓝色的水,比如白色的婚纱、白色的吹梳子画面,比如红色女主角的大海报,比如蓝色女主角的手放到乐谱上就响起的曲调,比如白色男主角奋斗时的音乐等等。虽然三部电影里主角说的话总是不多,我们却感受到很多很多、比明明白白说出来还要更多的东西。

在红色故事的结尾,三部片的主要人物都出现一则电视新闻:一艄往英国的沉船,只有几位幸存者,他们正是那些幸存者。从这一个结束点回头去看三部曲的主角,忽然觉得他们的生命正像沉船的幸存者一般:虽然遭受命运捉弄,却抓住机会,走了出来,开启不同的人生。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读了《放映周报》的〈机遇与命运──基耶斯洛夫斯基( Kieslowski )对生命的探问〉,了解到「命运与机会」原来是基耶斯洛夫斯基多部电影的共同命题(从《机遇之歌》、《双面薇若妮卡》到蓝白红三部曲)。我还没机会看基耶斯洛夫斯基1987年的作品《机遇之歌》,却在蓝白红里面感觉到他对于「机遇」特别的看法:一种「非宿命」式的命运观。

故事里,命运是强有力的存在,它出现的时候,主角没有回避的机会,只能接受、被迫面对。可之后的故事,却又不是命运所掌控。电影里的主角,无论是现实中受挫,还是理想幻灭,他们都要继续生活,找回自己的目标和价值。重新起步是痛苦的,时常看见自己不愿面对的东西,但当主角们选择了一条路,往前进的时候,各种「机会」却会为他们开门,然后意想不到的事会发生。

基耶斯洛夫斯基透过三个故事传达给我们的正是这种特殊的命运观:我们的人生也许不会像蓝白红三部曲中的主角那样高潮跌起,但我们却有自己的命运需要面对。如果我们知道「命运」不是一条直通绝望的快速道路,如果我们能够放慢脚步、面对自己的问题,那么我们也许会发现「机会」正在我们身边,为我们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