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介绍:

《剪刀手爱德华》是蒂姆·波顿执导的一部奇幻爱情片,由约翰尼·德普、薇诺娜·瑞德、黛安娜·维斯特、文森特·普莱斯等主演。
该片讲述的是独自在古堡生活的剪刀手爱德华,被一位推销化妆品的女子佩格误闯城堡带回家后,与佩格的女儿相恋却无法在一起的悲剧童话故事。
该片于1990年12月14日在美国首映,并获得第18届土星奖最佳奇幻电影奖以及第45届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最佳艺术指导等奖项。

电影看点:

浪漫忧郁的成人童话

获奖情况:

第63届奥斯卡金像奖 最佳化妆(提名) 斯坦·温斯顿 / 维·尼尔
第48届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提名) 最佳音乐/喜剧片男主角(电影类)约翰尼·德普
美国影评人协会奖 提名 最佳女配角 黛安·韦斯特

英文简介:

An artificial man, who was incompletely constructed and has scissors for hands, leads a solitary life. Then one day, a suburban lady meets him and introduces him to her world.

谷歌翻译,仅供参考


一个人造得不完整,手上有剪刀,过着孤独的生活。然后有一天,一个郊区的女士遇见了他,向他介绍了她的世界。

幕后花絮:

拍摄花絮:

  • 在电影中使用到的房屋确实存在,是一个位于佛罗里达的小区,除了过于炫耀的外部油漆,房屋的其他地方没有作任何改动。
  • 汤姆·克鲁斯和小罗伯特·唐尼都曾作为剪刀手爱德华这个角色的人选。
  • 这是文森特·普莱斯最后一次出现在屏幕上。
  • 在扮演剪刀手爱德华之前,约翰尼·德普必须减去25磅的体重。
  • 在这部电影里,约翰尼·德普只说了169个单词。
  • 电影诞生的灵感来源于导演蒂姆·波顿十几岁的时候创作的一幅画。
  • 在爱德华逃跑回到家中这一场戏里,由于无法忍受高温和身着皮革制的服装,筋疲力尽的约翰尼·德普突然倒了下来。
  • 在拍摄文森特·普莱斯死去的这场戏中,实际上他已经昏厥过去,导演决定在电影中保留这段他处在病态之时的演出。

穿帮镜头:

  1. 爱德华把水床弄破了,但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依然在。
  2. 邻居过来和佩格谈论野餐的时候,门环上有“Boggs”几字;当她们走的时候,门环上的字不见了。
    在一组长镜头展现佩格带爱德华回家时,可以看到背景是没有任何树木的,后来爱德华在此修剪灌木。
    他修剪好的灌木丛雕像,大部分都比没有修剪时的原型高很多。
  3. 爱德华第一次剪狗毛那场戏,剪完的狗比原来高。
  4. 在床边讲述故事这出戏里,孙女始终是用被子盖着直到脖子,而在几组镜头之后,她的被子仅仅盖在了胸膛上。
  5. 在影片快要结束时,当金在城堡的楼梯往上跑的时候,可以看见在左边下面的大窗户后面,有一伙工作人员躲藏在其中。
  6. 第一次一起吃饭的时候,胡椒粉和盐的瓶子与之后摆放的位置不同。

幕后制作:

创作背景
蒂姆·波顿有过封闭的童年,他被称为电影顽童,一心一意地打造诡异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电影世界。爱德华甚至可以看作是蒂姆·波顿的化身:奇异的外表、诗性的灵魂、独特的认知方式。他的影片总喜欢用一些特异的人来加强虚幻感,比如连体歌手、侏儒、巨人。
《剪刀手爱德华》的灵感起源于导演波顿十多岁时的画作,表现了他孤独和难以和他周围人沟通的心境。波顿当时时常感到寂寞,并很难得到持久的友谊。他表示他常感到人们特意让他处于孤独之中,他也不确切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在《阴间大法师》前期制作时,波顿就让卡罗琳·汤普森去写剪刀手爱德华这个电影的剧本。波顿对汤姆森的小说《First Born》印象深刻,讲述的是一个流产胎儿的故事,并认为这和爱德华有同样的心理状态,有异曲同工之处。 [8]
拍摄过程
电影的拍摄地点原本是伯班克,可是波顿认为那里和他小时候变化太大了,所以就没有选择那里拍摄,最后选择佛罗里达州的卢茨作为拍摄地。电影的艺术设计博·威尔士(Bo Welch)在设计时,将房屋粉刷成退色的样子,并缩小窗户的尺寸,使得更符合电影的场景。后来电影的拍摄给当地带来了超过6百万美元的经济收入。
波顿雇来了斯坦·温斯顿设计爱德华的“剪刀手”,他在之后曾为蝙蝠侠的企鹅形象做过设计。德普在电影中的装扮十分繁重,在拍摄过程要花去1小时40分钟去上装、打点。

媒体评价:

富于象征意味的环境与世俗人性的折射

该片中,导演对于环境的选择颇具匠心,和他的整体风格一致的是与众不同而又风格奇特的环境设置。影片的环境主要是两个地点:五颜六色的社区和恐怖阴森的古堡。一个五颜六色社区的这种环境设置是蒂姆·伯顿镜头里艳俗的讽刺对象,而片中爱德华居住的古堡则具有极强的寓意。在导演的引领下,观众对古堡和小镇的认识最终得到升华,看似阴森恐怖的古堡象征着善良、真挚、美好和纯洁;看似温馨安详的小镇则象征着邪恶、动荡、虚伪和阴谋。通过爱德华的遭遇,古堡和小镇还具有更深一层的象征内涵,那就是原本封闭狭小的古堡世界恰恰象征了自由和无拘无束,原本开放宽敞的小镇生活反而象征着约束和限制。

剪刀手的奇妙设置与内心世界的传达
主人公爱德华本是一个机器人,有一双未完成的剪刀手,却有一颗纯真善良而又敏感的人的心灵。导演以悲悯之心赋予了这双剪刀手最凄美的悲情,传达出人世的冷暖,也折射出最纯真美好的爱情。从人们接受了爱德华的存在开始,到人们将他赶回了古堡,不过是一场世俗生活的人性表演,接纳他是因为他与众不同的剪刀手,畏惧他也因为他的这双剪刀手;而正是因为这双剪刀手,他爱的那个女孩近在咫尺,他却不能拥抱心爱的人,无法和她长相斯守 。

凄美故事与悲情结局
在这个富于奇幻童话色彩的故事里,却充满着凄凉、无奈与苦涩。从爱德华的出生,到他认识了人间的美好与丑恶,他经历了难以言传的苦湿人生,现实世界中的一切,无论美好还是丑恶,他一样的无法拥抱,也无法生活其中。他就带着一身的黑色,带着无助而义无辜的眼神,摇晃着穿过给予他美好感受,也给予他太多伤害的艳俗尘世,最终带着满身的伤痛与无奈,重返古堡。该片结局看似温暖,却潜藏着痛苦,爱德华不得不回到他的古堡里,他的善良真诚,只有心爱的女孩最懂,然而两人却只能“日日思君不见君”,如此凄凉和无奈 。(《全球化视野下的影视艺术研究》评)
《剪刀手爱德华》就像是一首色彩瑰丽明亮的散文诗,它用童话般的单纯轻轻的描绘出真爱的

颜色,让你的心灵在手爱德华情感的层层递进中得到涤荡和感动,这个冷色调的童话故事以爱德华梦幻般的视野,展现了人类世界与童话天地互相叠印的脉脉温情,也揭露了某些背离童话气质的冰冷现实。导演蒂姆波顿将爱德华追求人类情感的悲剧作为主线,同时又将爱情、友谊、人性等副线提升到人生抉择的高度加以展现,探讨生命的终极价值,用“真实的童话”和“童话中的真实”两种不同的思辩让影片彻底挣脱于一般意义上的关于爱情的寓言故事。影片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镜头和荒诞幽默的人物基调将生活透析得淋漓尽致,向观众们打开了一扇魔幻现实主义世界的大门,用浪漫主义与超现实主义的色彩与影象诠释出幻想世界的幸福真谛。影片的结尾,爱德华与金的感情在梦幻般的场景与现实世界的交融中得到了升华,让观众们真切的感受到故事背后那暖人的情感力量 。(央视国际评)

影史钩沉:

  • [剪刀手爱德华]中爱德华的设定来自于蒂姆·波顿在中学时期的一些绘画作品。拍片时,自己也一并参与了剧本的创作。约翰尼·德普则声称自己第一次读完这个故事之后,哭得像个孩子。然而为了能更贴近人物的形象,德普成功减重二十多斤,即使在夏天身穿皮革戏服表演时,也拒绝任何冷却剂。
  • 1987年,导演蒂姆·伯顿拿着一张好似凌乱稻草的素描,找到了特效造型师斯坦·温斯顿,希望他能制作出爱德华的剪刀手。于是,温斯顿团队开始疯狂搜集剪刀,查看各个时期的剪刀造型,最后选定了美国内战时期、南方黑人裁缝裁衣防身兼用的长剪刀,创作出了影片中完美的剪刀手。

(《看电影》杂志)

图书摘录:

机器人爱德华具备人的一切能力,但制造者未及为他制作双手便一命呜呼,因此他只有一双异于常人的剪刀手。为此他郁闷无比。隐居在一个远离人群的古堡内。一天,一个叫佩格的好心女人发现了他,十分同情他的处境,于是带他回家。不久佩格发现爱德华的剪刀手异常灵活他可以雕冰雕,把树木修剪得多姿多彩,还能剪出各种奇妙的发型。人们都佩服他的才华,觉得他是一个踏实可靠的小伙子。佩格的女儿金爱上了他,但越是这样,爱德华就越感痛苦,他恨自己的双手,他无法爱自己所爱的人,他不敢拥抱金。嗯,咱们的剪纸之乡应该引进一个这样的人。(周黎明《西片碟中碟》)